政協提案
通知公告
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頁 > 政協提案 > 提案動態 > 校外“小課桌”亂象叢生誰來管?政協委員:有關部門要嚴把準入關
校外“小課桌”亂象叢生誰來管?政協委員:有關部門要嚴把準入關
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:2017-07-14 瀏覽:1727

   據安慶新聞網報道,7月6日上午,市民吳先生致電《安慶晚報》熱線:近幾年來,我市校外“小課桌”亂象叢生。一些“小課桌”沒有營業執照,從業人員也未取得教師資格證和健康證,并且消防安全存在著隱患,希望有關部門予以關注。

  【市民反映】

  “小課桌”遍布中小學校周圍

  吳先生告訴安慶晚報記者,他的孩子是小學三年級學生。他和妻子工作都比較忙,暑假期間沒有時間在家照顧孩子。無奈之下,他準備在學校附近找一家比較安全、靠譜的“小課桌”。“這不僅可以幫助孩子完成暑假作業,而且還能為孩子解決中午吃飯問題,解決我們的后顧之憂。”

  “我在尋找過程中,卻發現學校周圍的‘小課桌’大多是家庭式。經營者租了幾間房屋,擺放一些課桌和椅子,便向外招生。”吳先生說,孩子午休時,只能趴在課桌上休息。

  “如此簡陋的‘小課桌’,收費卻不低,每月還要1000多元。”吳先生說,另外,他還發現一些“小課桌”只有進去的大門,連消防通道都沒有,更沒有相應的消防設備。“一旦發生火災,孩子們逃生機率可想而知。”

  吳先生說,不少“小課桌”沒有相關證照,從業人員也沒有教師資格證。還有“小課桌”將《食品安全許可證》也“省”去了,更不要說從業人員的健康證了。“將孩子托管到這樣的地方,讓人實在不放心。”

  “雖然這些‘小課桌’坐落在中、小學校的周圍,但我實在找不到一家正規的‘小課桌’,最后只能將居住在農村的父母接到家里照顧孩子。”吳先生說,希望有關部門能夠關注學校周邊的“小課桌”。不僅要對這些“小課桌”的環境進行有效監管,更要對人員的從業資質進行把關。

  【記者調查】

  開辦“小課桌”門檻很低

  7月6日下午,記者在人民路、龍山路、華中路和宜園路等一些中、小學校附近走訪時,發現學校周圍開辦了不少“小課桌”。這些“小課桌”名目繁多,有“幼小銜接班”、“暑假作業班”、“作文寫作班”等等。

  為什么“小課桌”在我市如此火爆呢?曾開辦過“小課桌”的余先生向記者介紹,開辦“小課桌”的門檻很低,而利潤高得令人咂舌。正是背后的利益鏈,催生了“小課桌”市場。

  “開辦‘小課桌’其實很簡單,租幾間房子,擺上桌椅掛上黑板,再找幾名老師,便可開課了。”余先生說,至于辦“小課桌”需要的各種手續和證件,經營者則能省就省,能免則免。“經營者連到教育部門的備案手續也沒有。多年來,也沒有人來查過。”

  “有的‘小課桌’還對外稱,輔導老師是學校的資深教師,但不會說明這個資深教師在哪所學校任職。”余先生說,這樣的“小課桌”,收費很高。

  記者走訪時發現,不同經營者開辦的“小課桌”,收費標準不一樣。有的“小課桌”收費標準是每名學生每月超過1000元,有的是每名學生每月只收幾百元。“特別是針對中學生的‘小課桌’,有的輔導班生意火爆,最多時有100多人。一個暑假下來,賺的錢能買一輛新車。”余先生說。

  一些“小課桌”在收費上沒有明碼標價。不少“小課桌”經營者,只是在學校附近租了幾間房屋,有的一間房屋還用木板隔開,沒有窗戶,室內擺放不少課桌,甚至還有“小課桌”在通道上擺放著課桌,墻上未懸掛工商營業執照和《食品安全許可證》等。由于室內昏暗,白天,一些輔導班還開著燈,墻頂上懸著吊扇,孩子們在看書和寫作業。

  記者還注意到,一些“小課桌”衛生間的味道在教室內都能聞到,孩子們可以隨意外出。在華中路一家“小課桌”,記者剛走進,就看到有多名小學生在打鬧,其中一名孩子被伙伴推倒在地。

  安全隱患大是“小課桌”存在的共性問題。記者走訪多家“小課桌”,均未發現有消防通道,就連正常的消防設施也沒有。

  【學生家長】

  教育輔導水平參差不齊

  采訪中,有市民告訴記者,有些家長確實由于工作原因,沒有時間輔導孩子作業,只好將其送到“小課桌”,以便完成作業。“更多的家長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績落后,而去‘小課桌’學習,以此提高孩子的成績。”

  家長劉志超說,他雖然有時間照顧孩子,但自己的文化水平有限,一到寒、暑假,只好讓孩子到“小課桌”學習。“但孩子的成績并無長進。”

  “‘小課桌’招生時,吹噓有資深老師給孩子補習。我詢問老師是哪所學校,叫什么名字,對方卻不愿透露。”劉志超說,后來他才知道,這些所謂的資深老師,只不過‘小課桌’對外宣傳的噱頭。“其實,看‘小課桌’好與不好,關鍵看輔導老師的責任心。我孩子成績雖然目前上不來,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,同時也求一個心理安慰。”

  與劉志超有著不同想法的學生家長鄭海濤說,他的孩子學習成績一直很好,也很自覺。由于夫妻倆沒有時間照顧孩子,加上孩子年齡小,因此給孩子報了一個“小課桌”,讓孩子有個安全的地方做作業,主要解決中午吃飯和休息問題,相當于“托管班”。

  “看到‘小課桌’環境差強人意,我也是憂心忡忡。”鄭海濤說,曾聽孩子說,吃飯時,發現一條小蟲子。孩子們在午休時,有的孩子不自覺,經常打鬧,“小課桌”的老師只是簡單地說一說,就不再管了。“有幾次,孩子頭和臉都被劃破。后來,只好換了一家‘小課桌’,但環境也不咋樣。”

  “雖然我市有大量的‘小課桌’,但衛生環境狀況、教育輔導水平參差不齊。將孩子放在這些地方,難以讓人放心。”采訪中,家長們告訴記者,我市“小課桌”市場紅火,需求旺盛,進入市場無門檻,缺乏明確的法律規章,處于一種“脫管”狀態。“雖然有家長曾就‘小課桌’環境差等問題,向有關部門反映過,但沒有哪個部門對此進行過規范,使得市場混亂不堪。”

  【政協委員】

  有關部門要嚴把準入關

  對于我市“小課桌”存在的亂象,迎江區政協委員張向音經過調查和走訪,撰寫了《關于規范我市中小學校外“小課桌”》的提案。

  張向音委員說,“小課桌”在我市城區各所中、小學校周邊均有存在。不少“小課桌”衛生環境狀況、餐飲質量、教育輔導水平也是參差不齊的,況且這些機構基本上都是“三無”經營,無營業執照、無教師資格證,無健康證。“將孩子放在這些地方,實在讓家長難以放心。”

  張向音委員建議,有關部門要嚴把準入關,堅決取締無證經營的“小課桌”,同時應出臺相關的條例、規定、意見等,從而在法律的層面對這部分學生給予保障。有條件時,還可以向中、小學校外的“小課桌”提供“放心午餐”,或者引入市場競爭機制,起到保證午餐價格合理、品質安全營養的作用。

  “學校要經常性對周邊的‘小課桌’從業人員進行教育,業務指導和監督,并及時關注孩子們在生理心理發育關鍵期的動態,以負責的態度關愛孩子們的成長。”張向音說,中、小學校外的“小課桌”經營者,一定要有責任,有義務將孩子們的食品安全、人身安全放在首位,主動接受政府部門、家長、社會的全程監督,接受學校的教學建議,不斷提升服務水平和質量。

  【教育部門】

  不要到無證辦學機構學習

  7月7日上午,記者來到市教體局。有關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不管是誰,在開設輔導班前,必須要到教育部門進行備案。

  迎江區教育局有關工作人員說,首先,由市場監督管理局牽頭、相關部門配合、教育部門參與,對無證的校外“小課桌”堅決予以取締;其次,學校要對學生加強教育,教育學生不要到無證辦學校外輔導班學習,并與社區聯合做好四點半課堂等延時服務工作。“區教育局將加強對無證辦學機構的清理整治工作。”

  對于一些“小課桌”亂收費的問題,市物價局價格管理科王科長說,學生輔導班收費是市場調節價。“不管收費多少,必須明碼標價。”

来来安徽麻将手机版